我对珉豪是有信心的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16 17:00    次浏览   

我觉得自己可以去死了,我站起身来,默默走出咖啡厅,身后传来了响亮的巴掌声,不用看,一定是珉豪在妻子面前自掴耳光,以证决心。

到了地方,双方落座,珉豪的妻子还算客气,我们没打也没闹,只是谈话。我劝她离婚,放过珉豪,她的钱我们一分都不要。对方冷笑:首先,钱本来就是我的,跟珉豪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他想要也要不着;其次,不是我不想离婚,是珉豪不愿离,他为此在我面前跪过无数次。

我是个年近三十的剩女,感情经历极其单薄,只在大学时期谈过一次恋爱,此后便跟异性绝缘。也许是孤单太久,我对爱情的渴望无比热烈,在珉豪的追求下,我投进他的怀抱,相信了他将为我离婚的承诺。我对珉豪是有信心的,这源于他对我的尊重。有次我们同去外地游玩,晚上住在酒店,孤男寡女,两人躺到一起,但只是拥抱和亲吻,并没有进一步的发展。因为我告诉珉豪,自己仍是个纯洁的女人,珉豪听后很感动,他说他不会破坏我的完整,除非他离了婚、娶了我。因为这件事,我对珉豪的爱和信任更多几分,他一定是爱我的,否则只管占了便宜就走,我又有什么办法?

我如行尸走肉般在大街上晃荡,却清晰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我想,这就是我的下场,我以为我爱了,却不过是被戏弄一场。

第二天,珉豪的妻子将电话打到我的办公室,她说她已经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让我以后不要再跟珉豪联系,因为你,我和他已经到了离婚的地步,你算什么东西,你有能力承担这个后果吗?原本我是打算跟珉豪一刀两断的,但这个女人的这通电话却让我心头火起,凭什么是我让步?凭什么在我受尽委屈后还要被别人羞辱?我在电话里跟珉豪的妻子约了地点,我说我们在那里见个面,好好谈一谈。

就这么聊着、劝着,我竟慢慢陷了进去。起初只是模糊的好感,珉豪对多数女孩都有着致命吸引力,我也不能例外,但那时理智尚存,我告诉自己,这是个有家的男人,不能沾也不能惹。珉豪对我也和其他人不同,他给我的关怀和爱护有着特别的意味,他曾向我表白过两次,第一次我拒绝了,但到了第二次,我却再也没了说不的勇气。

珉豪说了很多他妻子的 恶行,比如常用极其恶毒的语言羞辱他,常拿他跟她以前的男朋友做比较,说她之前的男人是山珍海味,而他不过是路边摊我听后颇为同情,但本着劝和不劝离的原则,我总鼓励他跟妻子多沟通,既然当初结婚,就说明曾经相爱,没什么问题不能解决。但珉豪一副回天无力的表情,他说他已经看清了妻子的本性,他和她注定不会一辈子。

大概半年后,由于一次不慎,珉豪的妻子察觉到我的存在,她砸了家里的所有东西,并当场写下离婚协议书,要求珉豪签字。按照协议,珉豪净身出户,同时还得赔偿妻子10万元精神损失费。珉豪不同意,他告诉我,他不能这样背着耻辱离婚(这样一来,所有人都知道他出轨的事实,他将无颜面对他的父母,他的亲友),终有一天,他要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离开那个女人。

我在爱情里理智丧失,居然觉得珉豪的解释很有道理,此后仍跟他保持地下联系,他还买了个新手机号,只与我一人通话。

珉豪告诉我,他跟妻子已经分居,等到合适的时机,他会毫不犹豫地离开那个家、那个女人。我傻傻地相信,傻傻地等待,等待着 爱情春天早日来到。然而,春天没来,严寒却提前而至。

2011年11月,单位来了一位新同事,那是个很帅气的男人,瘦高、白皙,衣饰简单而时尚,谈吐温文而幽默。办公室里的几个妹子立时患了花痴病,背地里互相打听:他有女朋友没?他结婚了没?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答案很快揭晓。男人叫珉豪,时年32岁,已婚。这个消息让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妹子都伤了心,更让我们伤心的是,通过八卦渠道得知,珉豪是个吃软饭的,据说他来我们这儿就是靠着老婆的关系,他老婆跟我们同属一个大系统,却不在同一单位。

我不信,珉豪曾多次告诉我,他巴不得赶紧离婚,赶紧离开那个让他窒息的家,怎么会为了留住一个不爱的女人而弯腰屈膝?珉豪的妻子给珉豪打了个电话,说有事商量,让他过来一趟。半小时后,珉豪到了,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他先是一脸诧异,然后便乖乖地坐在妻子的一旁。之后的事情我不愿再去回忆,因为那是场噩梦,每次回忆都会将我的心戳得鲜血淋漓。结尾处,珉豪再次跪在他妻子跟前,甚至还用玻璃碴去割自己的胳膊,一边割一边向那女人表白:我对不起你,我不能离开你

今年年初,因为一件事,我和珉豪发生矛盾,想着自己的付出,自己的委屈,我有了离开他的想法。当晚珉豪用那个专项手机给我打电话,我没接,他打了十几次,最终没了耐心,径直开车去了我所租住的小屋。那时我正在气头上,言语不合间两人又吵了起来。珉豪也生了气,扭头就走。

女方的经济条件很好,家里也颇有背景,他们相识后,女方在各方面都给予珉豪很大帮助,他们住的房子,开的车子,包括他现在的工作都是女方提供。他们结婚至今已是一年有余,暂时没有孩子。原本珉豪对妻子心存感激,也想着在日后的生活中好好疼爱、怜惜妻子,奈何对方是个太强势的女人,一年多的婚姻生活竟使得他们的关系愈来愈糟。

这是段不愉快的恋爱,因为我是个躲在暗处的第三者。我不能随时给珉豪打电话,不能跟他长相厮守,非常完美直播 ,不能在外人面前露出马脚同时,我还承受着强烈的良心谴责。很多次,我都觉得自己挺不下去了,但珉豪一再安慰,他说他很快就会办好离婚事宜。我的心立刻软了,没什么东西能比情人的承诺更能打动女人。和珉豪相处期间,家人曾帮我安排过几次相亲,但珉豪不许我去,他说他的爱是唯一的,所以我也必须全心全意。

现在想想,其实还可以从另一方面来理解这件事:也许珉豪从来都没认真过,他的自制只是因为他不愿负责。

办公室主任将珉豪的座位安排在我的右侧,再加上同在一个办公室,渐渐地,两人熟悉起来。因为单位在新区,大伙儿中午都不回家,门口的小吃街就成了很多人的选择。珉豪常约我一起吃饭,借着吃饭的机会,珉豪对我说了许多心里话,他的人生,他的婚姻。珉豪出生于普通家庭,但他很争气,学业上一直出类拔萃,大学毕业后他留学加拿大,为了供他读书,家里掏出了所有积蓄。他原想着回国后必定事业发达,赚钱轻松,却没料到国内的就业形势已糟糕至此,他始终不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也自然挣不来大把的票子。珉豪就这样落魄着,跟父母挤在一间四十平方米的小房子里,直到他遇见现在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