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要拍这部片子留给身后人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7-22 16:48    次浏览   

艺术价值不能用票房来衡量

2014年2月,《百鸟朝凤》完成最后的剪辑制作,仅一个月后,吴天明离世,该片成为大师绝唱。吴妍妍回忆,父亲去世前手机里还有一条短信尚未发出:请关注《百鸟朝凤》,看看是否可以发行。在她看来,父亲在两毛钱一张电影票的年代,就创下过票房逾亿元的神话,知道哪些片子更能赢得市场,但这并不影响他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父亲走之前,他经常聊起这部片子,外表很乐观,内心很焦虑如何发行。他找人谈发行碰了很多钉子,又召集影评人给支招儿怎么发行,也一直不顺利。

吴妍妍曾经遗憾《百鸟朝凤》错失了国际a类电影节,如今碰上排片场次如此之低,她也很无奈。跟商业大片一起比拼会吃亏,为何不专门针对特定观众放映呢?如果我们永远只定位于小众,大众哪还有机会看到不同电影呢。所有观影人群是在成长的,他们的口味也在变化。方励说,市场最大的现实问题是没有艺术院线,文艺片缺少放映空间。如果有艺术院线,成本会收回来,现在很可能回不了本。

撞车美队无奈档期没得选

《百鸟朝凤》口碑不错,但方励对逆袭并不抱希望。如果上来排片只有百分之一点多,你不可能走得远。如果有百分之十几,覆盖范围大,你还能延伸一段时间。但他相信《百鸟朝凤》还会有一定生命力,还会有观众去看。今天的观众对吴天明导演并不熟悉。这次安排《百鸟朝凤》的场次,很大原因是出于对导演的敬重,要是上座率走高,我们会考虑加排场次。东坝保利国际影城吴经理说。

《百鸟朝凤》剧照,陶泽如饰演的焦三爷教徒弟吹唢呐。

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这是赔钱的买卖。我们的底线就是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吴天明导演生前留下了这样一部片子,不管他们是现在去影院看,还是今后到视频网站搜索资源去补看。在吴妍妍印象里,父亲就是老愤青,与父亲同龄的导演早已不再创作,而他还在拍片。那时候我劝他,在现在的爆米花市场,观众不接受这样的片子。可他根本不听,为此他还冲我拍过凳子。吴妍妍透露,当年剧本修改了很多稿,父亲一度闭关俩月逐字修改,有时候边改边哭,非要拍这部片子留给身后人。

《百鸟朝凤》是近期口碑最好的国产片,与吴天明的旧作《变脸》相似,讲述的也是一个传统艺术消亡的故事。影片表现在社会变革、民心浮躁的年代里,黄土地上的新老两代唢呐艺人为了坚守传统所产生的真挚师徒情。它看似说的是民族文化,真正的灵魂是讲诱惑与坚持,更像是吴天明导演的人生情怀。影评人杜娟说。遗憾的是,内地影市并不愿意为情怀买单,首日排片率只有1.2%,很多场次还排在早上的垃圾时段。

至于选择与《美国队长3》同日打擂,方励否认有意为之。没有发行公司愿意接这个电影。他后来遇到影联传媒总经理蒋武生,后者去年发行《大圣归来》相当成功。他们的上一个电影刚发完,下一个电影是5月中旬,中间刚好有空档。我们没有机会选档期。方励说,不管未来票房如何,如果超过了投资回报,一切都捐给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如果亏本,就由我们三家各担100万元。谁都没想过要赚钱,都是完成一个心愿。

全国排片率仅略高于1%,三天票房约150万元,这是著名导演吴天明的遗作《百鸟朝凤》上周末的市场遭遇。因为提携过张艺谋、陈凯歌、黄建新等第五代导演,吴天明在圈内还享有中国队长的称谓。当中国队长遭遇同日上映的好莱坞大片《美国队长3》,后者排片率接近六成,三天票房逾6亿元,强势碾压前者。父亲生前就说过这部片子不是拍给现在观众看的,而是给未来的人们看的。吴天明女儿吴妍妍说,早就知道它会成为当下市场的牺牲品,父亲生前就想让影片留给历史评判。

吴天明生前曾边哭边写剧本

我相信它一定是2016年度十佳电影之一。在方励看来,一部电影的价值,如果只用票房来衡量,那是短视。现在追时尚的大ip,的确挣到钱了,但那些电影能留在历史上吗?文化艺术的价值不能简单拿金钱衡量。即便衡量商业价值,我们能不能放在50年、100年的长度里来计算,而不是只搁在上映的20天里来看?

方励推出过《观音山》《二次曝光》《后会无期》等影片,算得上资深人士。在他看来,所有这种没有明星阵容又是乡村题材的文艺小制作,都会遇到发行难题。他说,与发行公司的人光是朋友还不行,毕竟人家的团队有几百号人,一年里就做几部电影,如果发行这部片子就丧失了赚钱的机会。后来我就用这部电影的品质影响大家,一年有五十几个周末,能不能争取到一个周末的时间,为这部片子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这两年吴妍妍为了完成父亲的夙愿,一路走得异常艰辛。一直缺宣发费用,将近一年多里,四处讨钱找发行公司。感觉自从父亲去世后,就没人再管这部片子了。她说,转机出现在遇到劳雷影业老总方励。去年8月,她使了个心眼儿,邀请担当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评委的方励观看《百鸟朝凤》。他看完后半天没说话,当转过身来,满眼都是泪水。他说哪怕是头破血流,也要把这部片子推出去,缺多少资金都会找人把窟窿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