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历史?何谓文化?所谓历史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7-10 10:55    次浏览   

日前,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正式公布,我省59个村落榜上有名。其中包括大同市浑源县永安镇神溪村、晋中市灵石县英武乡雷家庄村、太原阳曲县侯村乡的青龙镇村等。至此,我省的传统村落共达到129个。今后,这些村落将在保护、开发、财政等方面得到相应支持。(本报昨日6版报道)我省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村庄继续增加,是好事儿。这不仅是对我省优质历史文化资源的肯定,也将对传统村落的保护产生积极意义。另外,所谓“地上文物看山西”,通过对传统村落的观照,也能让人们更好地了解三晋大地,增进对三晋历史文化的认同感。俄国作家果戈理说,当歌曲和传说已经缄默的时候,建筑还在说话。传统古村落,无疑就是一群会说话的建筑。踱步在光滑的青石板街,置身于古厝的深宅大院,抑或滞足于庄严肃穆的宗族祠堂前,一处处历史感极强的现场,总会让现代人产生些许穿越感。那些古朴的建筑群,既渗透着个体生活史,也记载着风云际会的社会变迁。更重要的是,这种历百年、千年而不变的历史质感,是不可复制的,一旦毁坏,修缮技术再高明,也恢复不了那种历史感。何谓历史?何谓文化?所谓历史,所谓文化,说白了,在很多时候,就是指某个物件。物件没有了,历史与文化,也就消散了。这正可与我一个师友的观点相对照:所谓国学,其实就是指某些大师,大师走了,国学也就走了。何解?以古村落为例,它们是传统建筑,但又绝不仅仅是单纯的建筑,附着在古村落之上的,是宗族繁衍,是乡规民约,是生产、生活方式,是延绵不断的历史记忆。保护传统村落,就是保护这些珍贵的精神文明遗产。但在现代化与城市化大潮的裹挟下,一方面,旅游与地产的过度开发,破坏了古村落的历史原貌;另一方面,由于城市较强的资源吸附力,传统村落居民不断涌向城市,造成了村落的空心化,无人居住的传统民居,更加容易破败。就我省而言,传统村落的保护亦不容乐观。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常嗣新曾称,“古建面积在2万平方米以上的古村落,山西大约有2000座……但大多数古村落年久失修,近一半古建筑面临倒塌危险。”山西古村落破败之严重,触目惊心。就此而言,即便加上此次新入选的59个古村落,我省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古村落也才仅有129个而已。相对于几千处亟待保护的古村落,这样的保护规模杯水车薪。而且,入选名录,也并不意味着古村落就一定能得到良好的保护。因为一旦某处古村落获得某种官方凭证,在地方急于脱贫致富的冲动下,就容易被过度开发,如此,便又陷入了对古村落的另一种破坏。这一点显然是地方文保部门应该留意的。那些入选名录的山西古村落是幸运的。但我们同样应该关注那些没入选的古村落。每一个古村落都承载着别样的历史,讲述着不同的故事,渗透着自己的政治史、风俗史、生活史。而历史从来都不应该被分为三六九等、区别对待,即便他再微不足道。从这个意义上讲,每一个古村落都值得被保护,被珍视。这是我们对传统历史文化应有的温情与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