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了国内消费者的海淘成本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7-23 16:48    次浏览   

加大it及货运现场操作基础设施投入,使航空货运信息能够更好的在各相关单位及操作节点间流通,使枢纽的地面操作能力加强,进而使得货物流转更准更快。

在供给端,“十三五”期间,主要的运力增长来自于原有货机运力在航线及班期安排上的优化以及国际客运腹舱运力的增长,在国际长航线的整体运力增长速度将较“十二五”期间慢。

综合以上三点,“十三五”期间的国际航空货运去程需求将有明显扩大的空间。

诚然,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会一定程度影响全社会总需求的增长速度,但由于使用航空运输的商品数量在所有商品中的占比很小且中国中产规模仍在不断扩大,因此总体需求的放缓在航空货运的回程需求上的影响可能并不明显。对比而言,海淘需求与口岸通关效率将是航空货运回程需求方面最重要的两个趋势性影响因素。

另外,发展国际货运业务不可避免会产生外汇收入和相应的成本、负债。在人民币汇率逐步与美元脱钩、美国利率持续走高的情况下,尽早完善对外币债务的套期保值将可以避免汇率大幅波动对经营收益造成的负面影响。

“十三五”期间,劳动密集型产业向周边国家转移的趋势仍然不会改变,国内航空货运承运人可通过强化枢纽功能,利用中短程货机航班将东南亚、南亚产业转入国的货源中转至欧美地区。

最近几年,中东航空公司通过强化中东枢纽,通过中转大幅增加中欧间的运力投入。但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际油价一路走低,纽约原油价格从100美元/桶下跌至目前的40美元/桶以下。中东国家的财政状况有所恶化,并且开始在国际资本市场上撤回投资基金。这使得中东主要产油国的航空公司难以像以往一样依赖强大的资本实力大幅扩充运力。

国内产业结构升级使高附加值产品出口量增加以及劳动密集型产业向周边国家转移导致相应产品出口量减少的情况已经在过去几年里有所体现,这两者对货源数量和结构造成的影响还会在未来五年持续影响着中国国际航空货运市场的基本格局。同时,虽然产业转移会导致中国出发欧美的直达货源减少,但由于周边国家的交通设施与中国仍有一定差距且开通直达欧美的货运航班也未必具有明显的经济性,因此国内的航空公司通过打造国内货运枢纽,可以吸纳周边国家货源通过中国中转欧美。

这两个影响因素都受益于国内简政放权和对外贸易自由度提高。对外贸易自由度提高使得实际关税水平和商品流通成本不断降低,降低了国内消费者的海淘成本。简政放权促进口岸通关效率提升,将一方面缩短消费者海外购物的等待时间,提升消费体验;另一方面也将提升物流操作效率,降低物流公司的操作成本。

总体而言,市场供需趋向平衡,航空货运承运人的盈利能力将有所改善。在不发生严重地缘政治危机的情况下,国际油价有望保持在较低的位置,有利于提升行业的整体盈利水平。

(供稿:南航货运部党群工作处,

欧美亚太地区的主要航空货运承运人在最近几年缺乏货机机队规模扩大的计划,新货机的引进主要用于替换原有的老旧货机。因此,在未来五年,这些公司无法在欧美地区大幅增加航空货运运力供给。

0荐闻榜

综合以上两点,“十三五”期间的国际航空货运回程需求有继续扩大的空间。

另外,国内简政放权和对外贸易自由度提高使国内口岸的竞争力提高,使得部分在周边口岸进出口的货源很可能回流国内口岸。根据香港机场管理局的统计数据,2015年前11个月,香港机场货邮吞吐量为399万吨。根据2014年民航行业发展统计公报,中国全行业完成国际货邮运输量168.4万吨。因此,只要部分周边口岸货源回流国内运输,中国国际货运市场规模就会出现明显的增长。

同时,未来五年,国内主要航空货运承运人的大型货机数量可能不再增加,因此优化航线网络结构将有助于充分利用货机运力,提升货机的日利用率。

在去程方面,趋势性的影响因素主要有三个,分别是国内产业结构升级带动高附加值产品出口,劳动密集型产业向周边国家转移导致产品出口减少,国内简政放权、对外贸易自由度提高增加国内口岸的商贸吸引力。

虽然航空公司独立发展门到门的全链条物流能力在交易成本方面并不具备优势,但航空公司可以结合三方定制产品和it、地面操作能力,打造全流程集成能力。通过与上下游物流商的无缝链接,提升货物门到门的运输速度和精度,从而增加大厂商对自身的依赖度。

通过加强产品建设,推广高附加值的货运产品,如与快递公司合作的快件产品,为鲜活易腐和高价值产品服务的特种货物产品,与大厂商合作的三方定制产品等等。在所有产品中,与大厂商合作的三方定制产品是需要特别重视的。因为其难度在于初期产品的定制,而一旦成功实施以后,其可以通过简单复制迅速实现大批量的定制,在不明显增加产品执行难度的情况下,可以使合作产品数量出现倍数甚至几何级数的增长。

国际快递巨头一直是国际航空货运市场的重要参与者,fedex、ups和dhl的货机规模也是其他航空公司难以匹敌的。但国际快递巨头的自有货机主要用于运输自有网络经营的航空快递件以及为大型电子产品制造商提供一揽子物流服务,承运的航空普货较少,与一般航空公司在货物类型和运输操作上都存在较大差别。因此国际快递巨头有可能把握中国国际航空货运市场增长的机会增加中国地区的运力投入,但对一般航空公司的货运经营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在需求端,“十三五”期间,受益于国内简政放权和对外贸易自由度提高,国际去程和回程的货运需求都会继续增长。国内产业升级带来的直达货源增加以及枢纽建设所带来的中转货源增长会进一步促使去程货源增长。

从细分市场看,美国受益于经济复苏和美元不断走强购买力增加明显,美国方向出口需求将明显增加;欧洲受经济增长缓慢和主要国家大选、英国可能“退欧”等不确定因素的影响,欧洲居民的购买力可能在“十三五”前半段仍难以明显增加。因此,在“十三五”前半段可主要关注美国市场的机会,优化欧洲航线;后半段可视欧洲复苏的情况加大欧洲市场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