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为患者实施手术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09 22:51    次浏览   

“传染病医院只管救治患者感染的艾滋病,不具备综合性医院的学科体系和救治能力。” 北京佑安医院传染病主治医师张可告诉本刊。cap+等机构收集的案例中,80% 的艾滋病定点医院因能力达不到手术条件,不能为患者实施手术。

“艾滋病定点医院”的存在也成为一些医疗机构推诿或拒绝为感染者提供常规医疗服务的借口。“普通医院会认为这些都归地坛、佑安医院这样的专科性医院管。”张可说。

“在美国,85%的艾滋病人都得到了医学随访,而我国绝大多数艾滋病人找都找不到。”孟林说,我国尚未建立有效的医学随访体系,多数感染者处于隐匿状态,带来的隐患极大。

“比如脑部手术、食道癌手术等,我们就做不了。”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中心副主任护师王克荣对本刊说,有一名得了喉癌的感染者,“我们医院做不了手术,他就转到当地医院接受保守治疗,他没有跟别人说自己感染了艾滋,只做化疗和放疗,服些中药,但没有进行手术。”

“当感染者罹患其他疾病需要进行手术治疗时,常常面临求医无门的艰难处境。”cap+秘书处协调员孟林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2010年7月,“感染者社区工作经验交流研讨会”召开,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cap+)及 40 个社区组织成员计划针对艾滋病人具体手术难问题发起联合倡议,推动普通医院接受艾滋病人就诊。

自艾滋病在我国发现以来,对感染者的治疗和管理始终被纳入传染病范畴。各地陆续指定了一批传染病专科医院作为“艾滋病定点医院”。

在此次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防治艾滋病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王健就解决艾滋病人手术难问题提交提案,呼吁取消“艾滋病定点医院”、将感染者纳入常规医疗体系,保障感染者就医权。

“许多艾滋病感染者选择去私人诊所、不检测血液的基层医疗机构,或选择去来不及检测血液的医院急救门诊。”孟林认为,让艾滋病人在“地下”状态就诊,这反而提高了传染风险。

艾滋病人“地下”就诊

“患者张某(女)因患肾积水,到北京某医院专家门诊就诊,医生认为病情严重,需要立即手术。但当患者主动说明是艾滋感染者后,对方随即表示没有能力进行手术,让其转到某传染病院,而该传染病院又缺乏肾脏手术能力。”cap+秘书处的任少鹏为本刊记者提供了诸多艾滋感染者“手术难”的具体案例,均发生在医疗机构获知患者感染事实之后,其中约八成是感染者主动向医务人员告知,约两成为医疗机构术前检查获知。

cap+与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合作、中国人大性社会学研究所和清华大学 ngo 研究所共同起草《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患者治疗与生存状况定性调查报告》中显示,接受调查的人员中,80%有手术需求的感染者遭到医院拒绝。

中国从艾滋病防治全球基金申请到很多钱来防治艾滋病,但这些钱多用于做宣传,比如印制防艾手册和每年举办防艾大型晚会。

《传染病防治法》将传染病分为甲类、乙类和丙类。艾滋病和乙肝同属于“乙类”,而乙肝感染者早已能在普通医院就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