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人唱歌的梦想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09 22:49    次浏览   

贺东:那就是我们县城里的海选,六七个评委,在一个超市门口,路过的人看看,现场几十个观众,我就上去比赛了,后来也没入选。唱陕北民歌的前辈以前教过我唱歌,剩下的基本上都是自学。

华商报:参加《星光大道》是什么情况?以前接受过专业声乐训练吗?

贺东在节目中称:从小就喜欢唱歌,但没怎么对过人唱歌,每天除了种地,就是对着家里的驴啊,羊啊唱歌为了实现不对牲口,对着人唱歌的梦想,贺东演唱了《high歌》,更有创意的是,他把歌词都改成了陕北话发音,没有什么变成了没有神马,一起来变成了丫起来,连英文歌词mountain top(高山顶)也伴有浓浓鼻音。主持人周立波听完就很high地说:非常有特色!现场观众表情激动,也反映出没有陕北话语境的南方观众,也被歌声感染。

记者网络检索贺东相关信息,一段《安塞县星光大道》的比赛视频引起记者注意。贺东真的是毫无舞台经验的人吗?看过梦想秀视频的西安音乐学院作曲系副教授任意则认为,贺东的节奏、音准不像没接受过训练的业余歌手,陕北民歌推广成功,江浙沪民众也能听懂,尤其南方民众听惯吴侬软语,而西北方言演唱流行歌曲,有后现代搞笑特征。

《中国梦想秀》全场有300个观众席位,虽然贺东一再强调第一次对着这么多人唱歌,但他与周立波互动时却看不出紧张,几次有趣的接话,逗得全场观众前仰后合。听闻贺东是农民,周立波说:其实我的长辈的长辈的长长辈也是农民。贺东紧接说:怪不得,我看你也像个洋芋疙瘩。周立波开玩笑:你是天才,我第一次上舞台尿裤子的。贺东机智回应:真的吗?其实我上台前刚尿过了。《high歌》过后,贺东又演唱一首地道的《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还邀请现场观众互动,跟他一起唱哎嗨哎嗨呦。

土生土长的农民、成天种地、爱唱歌但局限于对着牲口唱歌是贺东在舞台表现出的三个关键信息点。他全程方言不离口,说村里人爱叫他洋芋疙瘩,周立波问他家乡种地是否实现机械化时,贺东说:反正就有拖拉机了。而女主持人问他有什么梦想时,贺东认真地说:我就想去大一点的城市,比如西安,开个演唱会,能把我的歌声唱给人听。

微博上贺东的视频被快速转发,网友子月心菲儿说:秒杀张玮,也是高音唱high了,小伙子,有前途。艳阳高照0505则说:看了,声音不比阿宝差。从事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工作、第六届中国原生态民歌大赛陕西带队的修童童说:属于非遗保护项目的陕北民歌是带有独特唱腔、咬字的民歌演唱方式。用陕北话唱流行歌是歌手的个人演出方式,不算陕北民歌,但这种有趣的演出方式很具有吸睛效果。观众先对歌手有兴趣,之后他再唱《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观众也就爱屋及乌了,对推广陕北民歌也有一定帮助。

虽然贺东模仿各种动物叫声时,萌翻现场许多观众,但网上依然有质疑声,认为贺东装可爱是在博同情,就算是陕北土生土长的农村人,也不至于不会讲普通话吧。更有网友认为,说农业机械只有拖拉机,有贬低家乡的意味。

记者采访到籍贯延安市的本报读者刘女士,她说:不好判断他是不是真的不会说普通话,但陕北话跟普通话发音有相似之处,所以口音真不好改变。农村长大的孩子,可能一辈子都不需要讲普通话。刘女士说,虽然电视、广播都能听到普通话,但一些人在生活中真的只说方言。

贺东:其实紧张都在心里,我是突然间想到什么,就随口说出来了,没太经过大脑思考,现在回想起来,感觉有些地方话说得不太对,就是有点不太尊敬周立波老师,上次演完就没见他了,要有机会,我下次跟他道歉,感觉下台后我还更紧张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