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的存在也只能以小时为计了.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0-06 23:27    次浏览   

前些日子在忆述与英年早逝的文友万义民交往的一篇博文中,曾提到我俩偶遇在泰山路与锦州路囗交谈时在一座老天主教堂旧房子下.有博友留言问这座老天主教堂的由来.我如实告知这座老房子在泰山路与锦州路口的三岔路口(见上图),我当时听万义民讲的.他指着老房子的外形结构辫析一些残存的宗教因素与痕迹,甚至还召呼我到房子的南北两面看那一米多高的花冈石墙基.万义民说了很多,我都记不清了.只记得他说这是一栋老天主教堂.现在这座老房子已经待拆了,它属于辽宁路吉林路旧城改造范围之内.估计随着2013年凛冽的北风扑来,它的存在也只能以小时为计了.

匿名网友lv